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4 21:49:5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凭着过人胆色和敏锐判断力,一年的功夫,刘銮雄居然从美国的证券市场又赚到了数亿元,这使得銮雄内心升腾起更大的野心和自信,也意识到辛辛苦苦干企业数年,不如在股票市场翻腾数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,许家印还是河南舞阳钢铁公司一名小小技术员,而这时的张松桥已背着一大堆电子表返回了重庆,做起了电子产品贸易。当时只有几元的电子表芯,从香港倒腾到内地,可赚上十几倍的利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19日的恒大路演会上,鲜有露面的郑裕彤出席,评价恒大股票“买得抵!”,给足了许家印面子。身为新世界主席的郑裕彤这次亮相,给恒大带来的象征性意义可以说是雪中送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能屈能伸,有胆识,又有人情味的杨受成得到郑裕彤赏识,成为郑府的座上宾,顺利坐上了郑家的牌桌。而杨受成能如此得到郑裕彤的器重,可以说和他几十年的商海沉浮经历分不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周后,许家印终于在杨受成的介绍下,坐在郑裕彤的牌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说,郑裕彤很喜欢找人打牌,从中物色合适的管理者和合作伙伴。 “打牌就是看人品,赢得起,更要输得起。”郑裕彤这样解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裕彤的大名自然让许家印眼前一亮,急忙问杨受成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快速和这位大亨熟悉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銮雄家族是做电风扇的,因此曾有“风扇刘”的绰号,不过熟悉的人都喊他“大刘”。早年的刘銮雄的确算是一表人才,上世纪70年代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加拿大大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细算起来,后面两位同行捐赠额加起来还没有许家印一个人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面有个“黄牛”叫古振光,是杨受成合作几十年的好友,他是演员古天乐的父亲。